为我伴唱

[ Sing with me ]

刚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, 说一只狗狗为他主人伴唱.
他主人在弹吉他, 而他为他伴唱.
令阿晶想起以前家里的一只狗狗.

以前阿晶念中学时有练钢琴.
每天傍晚时分, 阿晶会坐在钢琴旁练习.
弹没几首歌曲后, 你会听到多了一种声音.
呵呵.. 是阿晶家的一只狗狗在跟着唱.
呃, 是”唱”吧..
呜呜呜呜的叫. 还蛮跟节奏的说.

他, 是仔仔.
一只杂种狗, 长着黑白参差不齐的颜色.
嗯, 单看他的毛色会觉得他很难看, 很肮脏.
傻头傻脑的他, 笨笨的.
但是他吠人时是很凶的, 声音大大, 蛮吓人.
可惜, 很难找回他的照片了.

那时候家里剩下没几只狗.
姐姐并不喜欢他, 觉得他傻傻的很凶, 所以常把他关在笼子里.
而他也常闷闷不乐的乖乖待在笼里, 可能知道姐姐不喜欢他吧.
但他还是很喜欢很听姐姐的话.

阿晶很喜欢找他玩, 每天都跑进笼里抱抱他, 和他玩玩.
他很爱玩的哦, 玩起来疯疯傻傻的.
他也很爱阿晶带他出去走走.
那应该是他唯一的期待吧.

可惜, 不知道怎么的他染上了病.
生殖器官那儿长虫了.
嗯, 应该是苍蝇的蛋演变的.

那段日子, 阿晶很努力的替他清洗.
用消毒药水加少少清水, 把他的生殖器官抹干净.
还要把苍蝇蛋都弄走.
但都与事无補, 他的生殖器官还是被虫嚼了.

没办法, 那时候阿晶不会驾车, 妈妈也不会.
姐姐是不会载他去看医生的.
所以, 阿晶就是那个医生了.

一把钳子, 一罐消毒药水, 还有一堆棉花.
首先把他翻过来, 让他四脚朝天.
然后清洗伤口, 可以看到很多虫在哪儿钻来钻去.
这时候就要把一条一条的虫都夹起来放进消毒药水里弄死它.
夹完之后, 再清洗多一次伤口.

说真的, 阿晶是看到鸡皮疙瘩全起来了.
但是没有办法, 唯有硬着头皮上.

但是, 怎样也好, 都救不了仔仔.
他还是好不了, 生殖器官变的越来越短.
到最后, 不知怎的他去世了.
阿晶哭的眼睛红红肿肿.

那, 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.
直到现在, 有时侯阿晶还是会想起他, 想起他妈妈, 想起他姐姐.
他们, 都是阿晶的最爱.

虽然现在阿晶已经不再练琴.
也没有仔仔再为阿晶伴唱了..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